1818黄金屋

繁体版 简体版
1818黄金屋 > 世家庶女 > 第二百四十章

第二百四十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1818黄金屋小说网 www.1818wo.com,最快更新世家庶女最新章节!

徐家大部分人在六月初已相继离开京都,除了徐之谦,只剩一些看护宅子的家生子仆人,以及惯常跟着徐之谦走南闯北的小厮、管事。

今儿派来的这位婆子只帮徐之谦带了一句话来——收拾东西,先去城外。

香桃掐指算了算,还差五天顺哥才满月,不禁蹙起眉头:“外头并没有什么风声,姑奶奶虽下身早就干净了,仍旧没做完月子。”

何况,淮安那边还有个习俗,生完孩子没满四十天不能进别人家的门,倘或进了会给人家带来血光之灾。

难道去了城外一直住在马车里?

想到这里,香桃忙问去从秦氏屋里过来的落英:“是今儿就动身么?徐家的婆子说清楚是哪天没有?”

落英道:“夫人已打发莲蓉去门上传话,预备马车。”

那就是今天了,明玉已穿好衣裳从里间出来,云妈妈过来帮忙,将明玉的头发全部包起来,额头上也包了一张布巾。

见香桃和落英还在说,明玉打断她们的话,道:“快去准备吧,我没事,何况现在天儿热,也没什么风。”

坐月子吹风,是怕日后落下个头疼的毛病。只是,一直没消息的徐之谦突然打发个婆子来传话,想必酝酿已久的暴风雨已迫在眉睫。

从圣上惊马到眼下,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。

正说着,莲蓉从从外面进来,朝明玉见了礼,省去不必要的话,直接道:“夫人吩咐,家里人都去夫人屋里,夫人有话要说。”

又看了看香桃道:“香桃姐姐先服侍少夫人吧。夫人说迫不得已少夫人才吹风,能不吹风就尽量少吹风。”

虽然家里上下都略知秦氏和明玉的打算,只因香桃、落英、莲蓉等这些旧人还和平常一样,因此并没有在其他人中间引起波澜。

加上,秦氏、明玉平素待下人极是和善,大部分新来的下人,自然而然把什么大祸临头当做无稽之谈。

但这会子瞧见秦氏屋里最受倚重的大丫头神情肃然,一副大祸临头的模样,又吩咐大伙收拾东西,屋里几个小丫头不由面面相觑。

顺哥的乳娘牛妈妈也白了脸,忙问:“出什么事儿?”

莲蓉看了她一眼,道:“牛妈妈也请去夫人屋里吧,夫人会告知大伙。是走是留,大伙儿自个儿决定,决定要走的,每人五两银子,卖身契归还,以后是回家还是投奔别家,全凭自个儿做主。”

一席话又引得其他人窃窃私语起来,牛妈妈想了想问:“莲蓉大姐也要走么?”

莲蓉摇头,毫不迟疑笃定地道:“我们跟着夫人、少夫人多少年了,走南闯北从没离开过,不管夫人、少夫人去哪里,我们都不会走。”

落英、落翘、菊影等人闻言不觉露出凛然的神情,牛妈妈看了看怀里安睡的顺哥,几番迟疑,最后一咬牙道:“夫人、少夫人待奴婢极好,奴婢来了这里奶顺哥,每日里好吃好住,但凡给衍哥买什么东西,奴婢家里几个也都想到了,奴婢也不走!”

说罢抱着顺哥先去里间了。

其他人因牛妈妈一席话,想到来了这里后所得到的优待,渐渐安静下来,有些还把包袱都放下了。

莲蓉环顾四周,仍旧道:“大伙先去夫人屋里吧,看夫人怎么说,即便夫人、少夫人要走,一下子也带不走这么多人。”

这一回到没引起什么骚动,莲蓉朝明玉福福身,率先出去,其他人鱼贯着跟着去了。没多久屋里便安静下来,香桃扶着明玉先去椅子上坐下。

明玉闭着眼舒了口气,香桃见状,琢磨宽慰道:“顺亲……狼子野心,圣上早已察觉,想必早就开始谋划了。再说徐小爷也只是叫咱们出城罢了,也是为了以防万一。”

果真这般简单就好了,顺亲王辅政长达二十多年,一个王老爷便门生遍布天下。说到底,若不是太后娘娘一直在后面撑着,这天下早就易主。而如今太后娘娘年纪大了不说,凤体欠安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。

圣上和太后娘娘固然早就开始谋划,焉知顺亲王在更早的时候就开始谋划了。敌在暗,很多事站在明处是看不清的。

不管怎么样,她们只要不拖累楚云飞就够了。

明玉眉头舒展开来,朝香桃道:“你去看看东西收拾好了没有,不用在我跟前服侍,等夫人那边结束,咱们就尽早动身。”

快到午时,众人皆从秦氏院子里退出来,决定明儿一早动身。

不晓得秦氏对大伙说了什么,午饭照旧,家里众人仍旧各司其守有条不紊。其中亦有不少人,把各自的行李放回去。

午饭后,秦氏过来看明玉和宪哥,说了明儿的安排。

徐家在京都并没有置办田产地产,出城能去的地方除了寺庙,就只有秦家的祖产那一处庄子。

“……是咱们自己的地方,先在哪里避一避,看看京都的情况,然后再打算。”秦氏道,“方才江夫人打发人来,若迫不得已,就去直估。”

明玉点了点头:“也不晓得安家、赵家如何打算?”

“之谦打发的人说,安侯爷于前日已领旨出京,安二爷、安二奶奶今儿离开京都,安夫人留下了。”

又说起赵家:“……赵老爷不打算离开京都,赵家上下也皆留下,顺亲王今儿一早递了折子进宫面圣。”

明玉不觉垂下眉眼,秦氏晓得她心里担心明菲,宽慰道:“赵家和一般世家大族不同,开国元勋留下来的也就这一家了。”

秦氏说的道理明玉不是不明白,只是目前对顺亲王的目的只是猜测,万一……

“你十姐姐才有了身孕,也不便奔波赶路,世袭五代而斩,赵家到了赵老爷这一代……”

平阳侯赵家到了赵老爷这一代,不过袭了个从五品闲散的武职,赵老爷虽是武将之后,却更喜欢搬文舞墨,加上赵家处事低调,素来不争,一味保住祖业的作风,委实不会构成什么威胁。

既然是赵老爷的决议,明玉也没资格评说。

“不晓得六哥、六嫂、韩家有何打算?”

正说着,就有菊影急匆匆进来禀报:“六奶奶到了。”

明玉不由站起身,韩氏随即走进来。朝秦氏见了个礼,就问:“伯母这边安排的如何了?”

秦氏点头,韩氏松了口气,香桃搬了椅子请韩氏坐下。明玉便忙问韩氏他们如何打算?

韩氏道:“翰哥跟着老太太、太太回淮安老家,想必眼下也快到了。总不能所有人都走,再说,你六哥如今还有差事,不可能离开京都。十三妹妹和伯母放心,我们会见机行事。”

顿了顿,见明玉虽神情平静,眼底却翻滚着惊涛骇浪,故作轻松地笑了笑道:“也是想着十三妹妹和我们不同,十三妹妹才生了孩子,身体虚弱,因此才要寻个安稳的地方好好将养,以防万一。”

明玉哪里听不出韩氏这不过是宽慰的话罢了,但也暗暗理了理情绪,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。

韩氏便又问出城之后的落脚地,秦氏说了。韩氏微微蹙眉,倒也没说别的,只是道:“这般,若有什么消息我也好打发人给伯母、妹妹说一声。”

顿了顿又问孙先生如何安排。

秦氏暂且还顾虑到,因外面都是他们从南往北带在身边的人,去留根本不成问题。

韩氏见状,也晓得孙先生的事还没安排好,便道:“要不让孙先生先回济南吧。他女儿在济南,若以后愿意回来,咱们再打发人去接。”

正说着,菊香却进来替孙先生传话:“孙先生问夫人和少夫人,要不要去济南?说他女儿女婿在济南过得还不错,此去算不得远,几天就到了。到了那边,也不必担心没有落脚的地方。”

明玉看了秦氏一眼,韩氏的目光也落到秦氏身上,她觉得这个主意不错。

“济南府乔大人的父亲与家父是故交,乔老爷子虽已致使,逢年过节仍旧有来往。”

韩氏这么一说,明玉也想起,那日韩夫人寿辰,的确有济南府乔家打发了体面的婆子送来寿礼,韩夫人当着众人面见了那两位婆子,因此明玉才有印象。

韩氏又这样说,可见是能信任的。

秦氏略一想,点头道:“明儿先出城,云哥媳妇才生了顺哥,不得已再辗转去济南府。”

那么孙先生的事也就解决了。

接下来是其他下人的问题,一下子不可能全部都带走,虽然大伙都说愿意跟随,商议下来后。落翘和云妈妈主动留在家里。

“香桃自个儿带过孩子,有她在夫人、少夫人身边,奴婢也放心一些。如今衍哥早已不吃奶了,奴婢又时常在外走动,总不能夫人、少夫人才离家,就被察觉。”

听了云妈妈话,落翘道:“奴婢也时常出门买东西,算的混了个熟脸。再说,奴婢们不过是下人,大不了再被卖一次,等风波过去,夫人、少夫人再把奴婢买回来就是了。”

她说的好像出门串门子一样简单,又怕明玉、秦氏不肯,忙道:“奴婢先下去看看还有没有要预备的东西。”

说罢福福身出去了。

到了晚间,跟着一道走的人定下来,留下来的占大多数,秦氏吩咐莲月取了现银出来,留在家里的仍旧每人五两银子。已备迫不得已时,大家逃离京都所用。

当天晚上,该带走的行李精简之后装上马车,快二更天宅子内方安静下来。依着平常日子,下人们安歇,明玉也歇下了。

屋里留了一张灯,牛妈妈歇外间,香桃在离床不远的榻上歇着。

虽看起来和平常没两样,但这个晚上,真正能睡的着不多。除了还不懂事的顺哥,半夜里吃了一次奶,之后仍旧睡得香甜。

而明玉也不过上半夜迷迷糊糊睡了,等顺哥吃了奶睡下后,却是如论如何再也睡不着。

明天先去秦家祖产的庄子上,哪里距离楚云飞的营地不远。只是,不晓得明儿楚云飞会不会在营地。

这一次远比他上回远征厉害,也不知以后……

想到这里,明玉忙将念头打消了。

不知何时,外头隐隐约约传来鸡鸣,明玉翻了个身,就听到外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。

同样没有睡着的香桃当即爬起来,见明玉也坐起身,忙拿了衣服披上,一面朝外头走一面道:“奴婢出去看看。”

不多时,香桃走进来的同时把牛妈妈也叫醒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