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18黄金屋

繁体版 简体版
1818黄金屋 > 好雨知时节 > 第191章 生活在继续

第191章 生活在继续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1818黄金屋小说网 www.1818wo.com,最快更新好雨知时节最新章节!

林青夕婚事定下来后,李思雨觉得自己真是很大松了一口气。

对这婚事,林伯爷也没有意见,他觉得这位钟先生一家人是难得宽厚之家,自己女儿嫁出去,那绝对是没有问题。

林青夕也忙着绣自己嫁妆,整个人也沉静了很多。

林夫人倒是把自己以前攒东西拿出来给了林青夕,反正她现也不需要这些,这段时间礼佛,也明白了很多因果,所以很多东西都不看重了。

林俊彦回来时候,被林伯爷身边哦人给叫过去了。

虽然现林伯爷不管事了,可是外面事儿,不可能不知道一星半点。

这次找林俊彦,当然是有很重要事儿。

“京城是不是有人要过来?”林伯爷直接问道。

林俊彦点点头,“是有人要过来。”

皇上都以及各登基这么多年了,位置早就坐稳了,不过正因为坐稳了,可是皇上儿子也渐渐长大了,一轮位置之争也慢慢会开始。

这些对他们是有些遥远,毕竟离京城太远了,除非是谁要勤王了,才会用这远房军队。可是就是这样,也得有人听他话去勤王才是。

“那就好好招待,把人开开心心送走就行。”

其实这对外面官员来说,真不希望京城来什么贵人,有了贵人,就要下力气招待,一个不好,就能得罪人。

这次过来是京城里赵王,这位赵王是当今皇上叔叔,这几次清洗中,还能保留下来,也是因为他只知道风花雪月,名声远播。

这次这位赵王过来,只要去那个枫树林旁边温泉去。也只有皇家人过来了,才能让人进去。

这位赵王,别看他都四十好几了,可是却风流成性,身边除了有封号侧妃和夫人外,另外有姨娘小妾据说有十几个,还有是没有名分丫头,也多数不清。

这是早听说肃州这边出了温泉,以前都想过来看看,但是一直没有就会,这次皇上想到了这个地方,自己也不能亲自过来,就让赵王捡了个美差。

这地方是铁甲卫,所以林俊彦就要安排各种安全措施,所谓皇亲国戚,没有办法,出了什么事儿,那真是不是事儿也是事了。

“这位赵王,不会要咱们这里找美人带回去吧。”李思雨说道。

林俊彦道:“美人自然有都指挥使那边送好了,不需要我们操心。”这一路上想要讨好赵王人多是,哪里都不缺美人,他们只是要注意赵王安全。

赵王从京城过来,肯定有自己护卫,可是这边人也不会什么也不做,李思雨觉得这上头人,真是无聊,这赵王来时候,这边都要秋收了,人家倒是好,过来泡温泉了,劳民伤财。

不过抱怨归抱怨,却也不能做什么,毕竟这个时候人,有权有钱,都是享受有特权,特别是这皇族,那直接是金字塔顶端人,只要不是天怒人怨,平民们对他们有一种天然畏惧。

哪怕这为赵王再私生活不检点,人家只会说一句是风流,绝对不会说这人被人各种嫌弃死。

李思雨现主要是准备自己弟弟和小姑子婚事,小姑子林青夕婚事定下来了,不过婚期定明年开春时候,娘家那边,是李思雨唯一弟弟婚事,娘也是一个人,离得又近,所以过来帮忙是必须。

而据说赵王过来是很低调,用两个字叫做微服,其实这微服也是要很多人来保证安全。

林俊彦对突然出现赵王,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情,是把他给踢回京城呢,还是再踢回京城呢?

那边肃州都等着急不行,就等着这位王爷到达了,结果这位王爷倒是好,直接悄悄跑到他们卫所来了。

要是李思雨知道了,肯定是觉得这些权贵,都是闲抽风,他不知道他这以悄悄来,所以压力都是自己丈夫身上来了啊。

但是赵王眼里,这突然过来,就是件刺激事儿,且还是给了林俊彦面子呢。

因为要给这女眷安排住地方,所以李思雨也算是知道了这个事儿。

心里真是很无语,这个赵王,果然是只知道吃喝玩乐,不过他这样直接跑到铁甲卫,肃州那边会如何想?

这些大人物啊,做事儿全凭兴趣,一点儿也不考虑别人感受。

林俊彦安排好了这护卫事情,回去后,李思雨就有些担心,这要是京里什么王再来一趟,他们敬爱也别过日子了,反正李思雨很是心焦,这都什么事儿啊。

本来该负责都指挥使司,现直接越过饿了,这赵王安全完全靠自己丈夫了,换做谁谁也不会高兴。

不过对于那些急于讨好赵王,然后想着靠赵王提拔提拔人,喝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,都把赵王给伺候好吧。

林俊彦安慰道:“这也没有什么,那边都指挥使司,我已经让人送信去了。”

赵王要玩微服私访,也就是大家陪着演戏好了,他这次也不是过来处理公务,而是游山玩水,只不过身上带着皇命幌子,也只是去看看那完全别院休整如何了。

而那温泉别院自从京城人知道后,就一直是让工部人负责,和他们卫所一点儿关系也没有。

如果还让卫所人管这温泉别院,那这卫所也不叫卫所了,皇帝还不至于这么昏庸。

真正做到微服私访人真没有几个,谁都担心自己主子安全,所以明面上看着是微服私访,其实呢,暗中跟着一大堆人。

因为赵王这次过来,既没有带王妃,也没有带侧妃,连夫人都没有带,李思雨估计着,这赵王肯定猜到有人要给他送美人,所以带自己府里人,那不是碍事儿吗?余氏一个也不带,自己逍遥自。

他一个王爷,难道身边还缺伺候人?

前仆后继美人不知道有几多。所以李思雨只是安排了住地方,让嗯带过去,自然有他们自己人伺候。

身为卫所指挥使夫人,她身上是有诰命哦,所以这些才收到赵王身边美人,她是可以不用见。毕竟他们家也不靠这些人给赵王吹枕头风来向上爬。

而且这些才收人,也只是鲜几天,谁知道以后是不是能跟着去京城?

要知道赵王是个没有长性,所以这些人要想以后荣华富贵,只能让赵王有了兴趣,把她们带回去,她们现主要目就是能打动赵王。

“真是太嚣张了,不过和我们一样,是伺候人,也配说那种话。”厨房张嫂子是很气愤。

旁边人劝道:“算了算了,张嫂子,她们也就是这里住上一两天,说不定明天就走了,咱们就听夫人,要什么给什么吧,好歹把人给伺候好了,走了就算了,跟这种人生什么气?不值得,咱们也别给夫人惹麻烦,这些人那,且等着吧,以后还不知道是阿猫阿狗呢。”

张嫂子道:“我知道这个理儿,可是这心里就是过不去,你说咱们夫人都把家里好东西给那几位准备了,他们还让丫鬟过来挑三拣四,真是太不要脸了以前不也是个奴儿,这一攀上高枝了,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,咱们夫人好歹是正三品诰命夫人,就是京城里,也是数得上,你们说,她们这些伺候人玩意儿,也还抢咱们夫人东西,我这给夫人炖了半夜东西,就被他们给拿走了!”

不就是仗着现伺候是赵王吗?还不是个提脚就能卖玩意儿?说真,算个什么啊,也摆什么主子谱。

“夫人知道了,不会怪你,趁着这个功夫,就再给夫人做一份吧,到时候和夫人身边人好好说一说,就没有事儿了。”不是有句话叫做阎王易见小鬼难缠吗?别看这些人还是奴婢身,可是人家就是王爷女人了,你还真没有办法。

抢了你就抢了,“夫人才不会跟这些人一般计较呢,就是眼皮子浅,看不得好东西。”那人轻声说道:“所以才这样呢,咱们只当心里乐和了,以后有没有造化还两说呢。”

谁不知道这赵王是给没有长性,过后不用女人都是随意丢弃了,以后看她们还如何嚣张?

也只有趁着现还有些资本,所以才这样拼命为自己捞些好处吧。

和这些人计较,那就是掉份儿,所以李思雨知道给自己熬得东西被那其中一位给弄走了,也只是觉得可笑慌,这种女人,以后也没有什么前途可言,就像人说,得志便猖狂,真心是没有什么活路,就是进了赵王府,也一定是活不下来,要知道赵王福女人可是多很。

赵王是谁不让别人知道,可是林府人大部分都知道了,但是也没有人会说出去,除了李思雨交代嘴巴要严以外,林伯爷和林俊彦都是个狠角色,大家是从心里敬畏。

不过内部心里都是有数,那几个女人长得妖妖娆娆,也都知道了原来赵王喜欢是这样女人那,果然品味够特别。

另一厢边,赵王被其中一个女人吹了枕头风,说这边伺候不好,东西都不给,结果直接把赵王给听烦了,赵王这人吧,是风流,可是还不至于蠢要命,他要是因为一个美人吃饭问题,而找人家这边林家夫人麻烦,那才是小题大做,成了完全不可理喻了。

赵王心里,除了妻子,别女人都是用来消遣,让自己高兴和愉,但是如果这美人心眼太多,还自己面前耍,他看着就不高兴了。

不用说,他压根不会为一个美人得罪林俊彦,就是个傻子也想明白,他要是真为一个低贱女人而要林俊彦去训斥自己妻子,那得多掉份那,美人可以再得,他也不见得多喜欢,又不是倾国倾城,撒撒娇可以,可是直接给人上眼药了,这绝对不行。特别是,他这林府住挺好,吃也好,被招待也好,然后被保护也好。

你一个低贱女人,给你安排好了这么好地方,你还抱怨,还说什么,看不起她,就是看不起王爷?简直是胡说八道,你能代表王爷我?你算个什么东西啊。

所以赵王很是生气,直接喊人把这女人给拖出去了,连衣服都没有让她穿,就那么光溜溜,就让她外面跪了一晚上,现这边天气也变冷了,特别是昼夜温差大,尤其是晚上,那温度降,这女人一晚上直接冻晕了过去,第二天就让赵王人不知道处置到哪里去了,反正他们经常干这事儿,已经成了熟练工了。

这一下子把剩下几个矫情女人给吓坏了,谁也不敢仗着是赵王女人,林府作威作福了。

人家赵王是好色,可是心里也明白着呢,要不然怎么会历经好两个帝王,都还过这样逍遥?除了没有野心,这心里明白也是一个重要原因。

赵王再次见到林俊彦时候,还专门就那个事儿给林俊彦其及妻子道了歉,说是女人不懂事,他管教不严,而林俊彦直接说,他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,也就是说,他夫人并没有告诉他这个事儿,所以不过是微不足道事儿,王爷不用那么放心上,况且王爷您现已经处置这么好了,他们绝对没有二话说。

赵王觉得这林俊彦真是靠谱,所以决定让林俊彦夫妻一起陪着去温泉别院那边去。

林俊彦道:“王爷,都指挥司司那边人,王爷不等着一起过去?”

赵王说道:“等他们干什么?不过是我来看看这温泉别院,让他们兴师动众,多不划算?皇上知道了,也会说我这个皇叔,还是一切从简,我相信林大人会安排妥妥当当,林大人,本王相信你。”

林俊彦道:“一切都听王爷吩咐。”

当然,林俊彦是接到都指挥使司那边消息了,信上说,既然王爷是这个安排,那么他们这边就先不过去,不然惹了王爷生气就不好了,反正王爷到时候回程时候,肯定会去都指挥使司,所以这一趟就辛苦林大人了。

除了林俊彦,这边留下指挥同知沈大人卫所看管,剩下指挥佥事胡大人,还有卫镇抚李存安李大人,都也要跟着去那温泉别院。

而赵王既然邀请了林俊彦夫妻一起同去,这胡夫人,还有胡氏都可以跟着去了,沈夫人是可以去,但是因为自己丈夫是要留守,所以还是夫唱妇随,“你们去看看,说不定还能泡泡温泉呢,我就不去了,老爷他这边呢。”

这也是个理,所以也就他们三家一起去了。

林俊彦早就安排人去和那温泉别院人打招呼了,房屋已经都安排好了,林俊彦抽调兵丁别院四周都安排好站岗,大家跟着赵王还有他护卫一起朝这边出发。

期间赵王还把李存安叫到身边,为了这边开荒情况,看来这事儿京城知道人也多着。

而李存安以前是见过赵王几次,那时候他还是京城当着小官,跟着自家嫡支永安侯。

赵王是知道李存安底细,所以很是夸了他一番,觉得李存安这边,竟然能自己有一番作为,简直是不容易。

当然,他肯定不会问以前京城时候事儿,毕竟永安侯是跟他皇帝侄儿站错了队伍,所以才被夺了爵位。

赵王是傻了才和李存安叙以前交情,再说他们以前也没有什么交情,李存安以前跟这位赵王说话,加起来都没有现多。

赵王主要是问这粮食如何种,身为皇亲国戚,他是只从书上看过,但是具体是怎么回事儿,真心不知道。

“本王倒是觉得,你可以把你经验都写成书,以后还可以传世,让子孙后代都受益,这也是个功千秋好事儿。本文可以出资来办这件事儿。”

反正这出农书,绝对不会碍了自己皇帝侄子眼,说不定他好高兴自己把钱拿出来办这个事儿呢。

李存安说道:“王爷太抬举下官了,不过是知道一星半点事情,哪里能出书?等下官经历个一二十年,那时候才可以说经验丰富,小官定会把自己知道都写出来。”

“哈哈,好!果然是个明白人!你和林大人是翁婿吧,这铁甲卫有你们翁婿二人,何愁不能越来越好?”

李存安表示,这卫所还有其他几人功劳,充分表达了谦虚是什么样。

而李思雨和胡氏还有胡夫人一个马车上,他们也是觉得无聊,所以看着马车够大,就主动坐一起了。

李思雨这次没有那睿哥儿带过来,是因为觉得陪着赵王这一起人过来把儿子带来,总是不放心,这万一真出现给刺客什么,那可不就糟了?所以直接把睿哥儿丢给了他爷爷了,这样李思雨外面也安心一些。

胡夫人说道:“真好,你们是母女一起呢。”上次出了个孙吉儿事儿,弄得两家关系有些僵硬,这次胡夫人也想趁这个机会,把关系弄得融洽一些。

说实,胡夫人也讨厌那个孙吉儿,不过自己儿子喜欢,她能有什么办法,天底下就没有能拗过儿女父母,只能是自己这个当母亲让一步了,反正不是当妻子,只是个妾室,以后有是法子对付她!

胡氏笑道:“这也是赵王恩典。”

胡夫人说道:“说起来,李夫人娘家姓胡,和咱们老爷可是一家子呢。”

胡氏笑道:“是一个祖宗。”

胡夫人说道:“李夫人,上次那事儿出了,我真没有脸再见到林夫人了,这次厚着脸皮,请林夫人原谅原谅,我那个不孝子,从小身子骨就弱,所以我万事就依着他,也养成了他这样天不怕地不怕性子,惹了很多事儿。”

李思雨说道:“胡夫人,以前事儿就不必提了。”她是真不想听到孙吉儿那个破事儿,爱怎么样就怎么样,险隘胡家二公子把她给收了去,那是给别人减少了麻烦。

“是啊,胡夫人,那不过是孙家姑娘,和我们这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。”

那孙舅母都不认这个闺女了,她们这些人是不相干了,严格意义上来说,现孙吉儿是胡家人了。

胡夫人心里一喜,这下好了,她心里担忧没有了。

然后几个人都说起了这位赵王美人身上,胡夫人还真是个八卦,把那几个美人,都是谁送,都打听一清二楚,连人家以前是个什么身份,都看得真真,不是别人养歌姬,就是很有姿色丫鬟,听说还有一个是一路上过来,有个知府庶女,这当知府给王爷送女儿,倒是很常见。

胡氏就说道:“那个知府家里肯定女儿很多。”要不然不会这样。

胡夫人说道:“李夫人,你这就错了,人家还就这一个闺女,虽然是庶出,那也是从小娇养着,还不就是等着到时候遇到贵人了,好攀上高枝?这不,好不容易来了一个王爷,就是送出去当个没有名分,人家也觉得能配上呢,好歹给京城里王爷沾上关系了吧,以后到京里也办事方便呢。”

李思雨道:“这个赵王手上没有什么实权,办不了什么事儿,顶多就是借借赵王名头。”毕竟赵王是王叔。

胡夫人忙道:“人家就是只借借赵王名头呗,这都比什么都没有都强,听说还是那个庶女自己要死要活非要去跟着王爷呢。”

胡氏表示现姑娘啊,真是不懂了,这王爷也好歹是都四十多岁了,当她爹都够岁数,不过又想,她这一辈子遇到那种为了荣华富贵,什么都不管不顾人,也多了去了,这也不算奇怪了。

说着话,聊着天,也就进入了这温泉别院,他们自然只能住偏院。

李思雨几个被告知,可以有一天能去泡一泡这边上温泉,也沾沾皇家瑞气。

李思雨心道,这要是冬天就要了,下着雪,泡着温泉,那才是惬意事儿,呢,不过也只是想一想罢了。

晚上,林俊彦还陪着赵王没有回来,李思雨看着天色不早了,就准备要先躺下了,不过外面这个时候,却有人来禀报,说是那边院子里,有个姑娘突然生了病,很严重,李思雨过来,也是有照顾这几个美人意思,当然都是看赵王面子上。

李思雨这次带着是稻香,因为这边进来人都很严格,不让多带,李思雨让微风照顾睿哥儿,大风帮着打理府里事儿,麦苗是墨轩照应着,所以把稻香给带过来了。

“走,过去看看。”李思雨想着,既然生病了,她不过去看看,总说不过去,毕竟有王爷那个意思,要真出了事儿,对自己丈夫也是不好。

又让人去把随行大夫给叫过去了,她去看,是给王爷面子,而大夫是治病。

甭管怎么说,这些女人不管身份如何高低,都是王爷目前女人,生病了,她不去看一下,那就是对王爷不尊敬了。

还到亲自去问候一声,没办法啊,权势如此。

人家王爷给了你面子,上次亲自处置了一个女人,你也要同样给王爷面子,帮他照顾好他娇滴滴美人。

自然不用李思雨亲力亲为,不过适当关怀一下也是要。

如果是赵王妃,那是不用亲力亲为,安氏听说有人,王妃为了给人家面子,也会过去看呢。

她不是什么赵王妃,可是真要是有人生病出了事儿,她还只是只让大夫过去,依她目前身份,那就是托大了,还是一句话,谁让对方是赵王女人?

地位不等,可是赵王是远道而来,相当于是做客,这客人人生病了,这当女主人有义务去亲自看看。

只是,事情却完全出乎了人预料,等李思雨醒过来时候,就发现自己被关一个茅草屋里。

她记得,记得自己进了屋里要去看那位生病赵王女人,然后进去就被人从后面打了闷棍,一下子不醒了。

如今醒了,这后脑勺还疼很,旁边还同样睡着稻香,李思雨嘴巴没有被封住,李思雨心道,看来这里是荒无人烟地方了,也不怕自己大喊大叫让别人听见。

手脚被绑着,李思雨心道,这到底是谁,要绑了自己?还是说,本来是想绑赵王女人,结果把自己给绑错了?

可是也不对,如果真是绑了赵王女人用不着把自己给敲晕了。

看来这说什么生病,都是借口了,目就是把自己给引过去,然后方便行事了。

李思雨自问没有得罪过这几个人吧,上次赵王发作其中一个美人,这个事儿,还用不着别人费了心思把自己绑过来。

难道是自己丈夫仇敌,过来找麻烦了?可是能从温泉别院里把自己弄出来,这根本要么是特别有权势,要么就是内部人员,李思雨敢确定,肯定是内部人员搞鬼,因为她发现,自己衣服也变成了是温泉别院下人衣服了。

果然是有计划吗?到底是谁呢?为什么绑了自己?

过了一会儿,稻香也醒了过来,看见这情况,就要哭出来,“夫人,这,这怎么办?”

李思雨忙让她安静,说道:“现还不知道情况,不过应该很就有人来了。别急,既然绑了我们,不是求财就是报仇,总有一样。咱们且等着,不要害怕,你们大人会过来救我们,咱们会没有事儿。”

既然猜不到是谁,那就正好等着了,反正这幕后之人,一定会出现,如果是求财,肯定会给自己丈夫送信去,如果是报复,那肯定也得让自己当个明白鬼,这样才能达到报复目。

人往往要报复成功前,都会当事人面前得瑟得瑟,说一说自己丰功伟绩,不然这心里就不舒坦。

门开了,进来了一个三十来岁女人,“呵呵,李思雨啊,你也有今天!”

果然是报复吗?看这开场白,还是认识自己人!

李思雨道:“有话就说吧,我又不会逃走。”

大概是李思雨没有惊慌失措,所以让这人很不高兴,上前就很扇了李思雨两个耳光,把李思雨打嘴巴都流血了。

“你干什么打我们夫人!我和你拼了!”稻香护主心切,上前就把这人给撞倒了地上。

李思雨忙道:“稻香,别冲动!”

那人被撞到倒了,直接就让外面一个男人进来,把稻香给踢晕了过去。李思雨心里一疼,“稻香,稻香!”

“放心,死不了,我还要有人看你惨象呢,怎么能那么轻易把她给弄死了?”那女人说道,让刚才那男人出去了。

李思雨恶狠狠看着这女人,“冤有头债有主,直接冲着我一个人来就好,她不过是个孩子,你们下死力气打她干什么?”

她现恨不得把这女人给按地上,然后左右开弓。

“呸,你们现都我手里,我乐意怎么样就怎么样!”那女人说道:“这都是你报应!”

李思雨忍着疼痛,说道:“我自问从来都没有见过你,如果真有什么事儿,你说明白,大家心里都痛如果我真得罪了你,那我也不废话了,像现这样,你直接动手,我心里糊涂,你心里也难受十八,何必呢?”

“没见过我?李思雨,好好睁大你眼睛,看看我是谁?要不是你,我能成为现这样?都是因为你,还有你丈夫,不然我现还过着好日子!”

李思雨又仔细看了这人一眼,脸上似乎哪里见过,不过这岁数,看着又不像,自己丈夫,难道,是,“你是李思慧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